点击关闭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開遊戲博覽館 馬識途為他題字

  • 时间: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

馬識途為環球電子遊戲文化博覽館題字。

汪齊齊和他收藏的遊戲機。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李雨心徐語楊攝影吳楓

陽春三月,成都街頭沐浴在溫煦的陽光之中。走進位於寬窄巷子旁的一處建築,房間里整齊擺放着多款不同類型的遊戲機,不少青年人圍坐在遊戲機前,全神貫注地盯着屏幕,臉上帶着笑容,彷彿回到了童年。

這裏正在舉行一場「紅白機復古歷史特展」的活動,而汪齊齊就是這場活動的舉辦者。

汪齊齊身上有着太多的身份和標籤:巴金太外孫、環球電子遊戲文化博覽館館長、遊戲收藏家、遊戲文化推廣者……就在去年,汪齊齊帶着自己十多年來收集的遊戲藏品落戶成都。而他的人生,早已緊緊地跟電子遊戲聯繫在了一起。

開掛

打着遊戲進清華

汪齊齊對電子遊戲的記憶,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6歲的他初次「觸電」遊戲。直至現在,30多年過去了,他依舊能清楚地回憶出那款叫作《Digger》的遊戲。看到遊戲中的挖掘機隨着自己的操作而挖到鑽石、收穫寶藏,年幼的他有了對電子遊戲懵懂的認知。

「互動感強。」這是汪齊齊鍾情于電子遊戲的原因。汪齊齊也有過沉迷遊戲的少年時期,初中時全球風靡《大航海時代》這一以「冒險」為主題的遊戲,對日文一竅不通的他,竟將這款日文遊戲玩得滾瓜爛熟。

都說玩物喪志,但這句話放在汪齊齊身上並不適用。他的人生就像是遊戲里常說的「開掛」,一路玩着遊戲的他,直接「玩」進了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之後更是遠赴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拿到學位后,又進入了微軟總部工作。雖說人生「開掛」,但這也與他從15歲時就開始學習編程分不開,遊戲更是在無意中促進了他學習的提升。「對我來說,調bug就跟做遊戲一樣。我其實有一種『萬物皆可遊戲』的態度,生活中很多的事情,都可當作遊戲來對待。挑戰成功有收穫,失敗了也可重來。」

在美國學習、工作的時間里,汪齊齊也沒有放下對遊戲的熱愛,相反,他又多了一項新的愛好——遊戲收藏。到現在他已經將這項愛好持續了10餘年,藏品達到了上萬件,其中不乏一些遊戲界的孤品。「遊戲收藏除了我自己喜歡之外,也能帶給我一些滿足感,比如這款遊戲我用2美元買進,之後漲到了5美元,其實從中會獲得成就感。」

觸動

離職回國推廣遊戲文化

如果沒有2011年的一次偶然聚會,汪齊齊可能會一直留在美國、留在微軟。但是誰也沒能想到一場與朋友間的閑聊,會成為汪齊齊回國的最大動力。「我記得當時正好是遊戲《戰爭機器》發售前後,這款遊戲製作相當精良,但是當我回國與行業中的朋友談起國內的遊戲環境時,才知道兩者差距如此大。」

當時國內正值客戶端遊戲和網頁遊戲的爆發期,但盜版猖獗、精品稀少。「拿國外四五年前的遊戲,到國內換個皮就可以賺得盆滿缽滿。」汪齊齊對此感觸頗深。就在那時,回國推廣遊戲文化的想法在他心中萌芽。

3年後,汪齊齊從微軟離職,立志回國推廣遊戲文化,並希望將好的內容帶給中國玩家。他一手創立了環球電子遊戲文化博覽館,同時帶來的還有他花費十數年時間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多款經典遊戲機型,並開始了全國巡展。2018年8月,該博覽館正式落戶成都,並免費對公眾開放。

現在,走進位於成都街頭這家博覽館,就能看到琳琅滿目的遊戲機。而在館內,還有一件無價之寶,那就是由著名作家、百歲老人馬識途題寫的「環球電子遊戲文化博覽館」。

「馬老曾經跟說我過,古代有『六藝』,而裏面每一項都可以用遊戲去達到。」在接到這幅題字以前,汪齊齊一直擔心馬老是否能夠理解當下的電子遊戲文化,畢竟兩人之間存在巨大的年代鴻溝。而馬老對他的鼓勵,無疑給了他更多前進的動力。「希望我的行為,能夠讓國內遊戲文化氛圍越來越好。」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